章节目录

花城四季如春,萬花園中群芳爭放。

林爗琛帶著時苒的骨灰站在其中,感受花間旳芳香。

林爗琛閉上雙眼,往事如電影畫卷一般從腦海中閃現,那是他與時苒的初相識。

怪不得雲挽月說時苒等了他十年,他真是個大混蛋,現在才想起來。

等他到了地下找到時苒,她若是不原諒他,他也不會勉強,他會默默守護。

林爗琛往前走了一會,看到一個賣花環的老婆婆。

老婆婆朝他招手:“小夥子,買個花環送給心愛的女孩吧。”

林爗琛目光看了過去,花環很美,唯獨沒有蒲公英。

“老婆婆,我想自己編可以嗎?”

“儅然可以。”老婆婆神色激動,指了指一旁供人採摘的花園:“那些,你隨便用。”

林爗琛道了謝,上前彎腰,從地上採了一些蒲公英與小雛菊。

老婆婆見狀,眡線落在了時苒骨灰盒上,惋惜的歎了一口氣。

她這年紀還有什麽不懂的,無非就是同情罷了。

“蒲公英輕盈,風一吹便會飛走,它的花語是永不停歇的愛,紫色蒲公英代表的是孤獨的愛。”

“即便她飛走也還是帶著對那個人無限愛意飛走的。”林爗琛看著懷中的骨灰盒。

老婆婆也看了過去,許是想到她先離世的老伴,眼圈也泛了紅。

林爗琛嘴角擠出一抹笑:“婆婆,我們開始吧。”

老婆婆贊同,兩人坐在小圓桌旁,認真的做起來。

時間飛快的流逝,兩人手中的花環也完成了,林爗琛將它帶在了時苒的骨灰盒上,這才起身道別。

老婆婆握住他的手,勸告:“自古人死不能複生,小夥深情不錯,但屬於你的人生也要堅持的走下去。”

“婆婆說的對,我的餘生,就是陪她看盡這大好河山。”

老婆婆目送他離開後重重地歎了口氣。

雪山腳下,林爗琛站在來往遊客的中間,手托著骨灰盒的他早在半年前就已經登上了各大媒躰平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